全球唯一“城市\建筑”双年展
THE ONE AND ONLY BIENNALE
OF URBANISM\ARCHITECTURE IN THE WORLD
返回

展品大发现|贫民窟房地产:非正规建筑进行时

2018.01.14

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目前是全球唯一一个以城市\城市化为固定主题的国际双年展。2017深双选择南头古城作为主展场,以世界|南方、都市|村庄、艺术造城三大板块诠释“城市共生”这一展览主题。


进入主展馆区的第一栋展馆(A1),主要展出“世界|南方”板块的作品。该板块从“世界”的视角和维度出发,以深圳城中村为代表的一种特别的城市形态做聚焦的讨论,为展览主题“城市共生”提供讨论的背景、视野和立场。


本期将聚焦“南方,南方”分板块,以肯尼亚内罗毕“贫民窟”的调研作品“贫民窟房地产”为例,探究“非正规”城市建筑的生态与自我演进。

微信图片_20180118140442.jpg


贫民窟”是什么?


| 基贝拉贫民窟 ©Ric Francis


“贫民窟”常用来形容最恶劣的住房条件、最不卫生的环境,是包括城市边际活动的避难所和造成多种传染病肆虐的传染源。但是在发展中国家,这个词不再像最初时那样具有贬义,而是指以低于标准的、非正式的住房和贫穷为特征的人口稠密的城市区域。


| 基贝拉贫民窟 ©Ric Francis


在非洲的许多国家,超过半数的人口生活在贫民窟中,与城中村的居民一样,他们是来自农村的移民,有些人就此安家,有些人脱离贫穷走向了小康,更多的人看到城市的繁荣而不断地涌进来,由此培育出与土地和空间的新关系。然而“贫民窟”中的住房并不是“自给自足”的,在与消费社会相背离、土地许可不确定的状态中,居民并未沿用传统聚落的建造形式,它是完全属于城市的、投机的,系统性的、产业化的。在多年的发展中,“贫民窟”在自我演进中摸索出了属于自己的一套规则。


对照深圳城中村,我们能够从中学到特殊城市形态下的社会机制和人文状态。


贫民窟房地产

黄正骊 / 奈杰.切雷 / 娜奥米·霍格沃斯特 

定位:A1102



黄正骊

建筑师,城市设计师,同济大学建筑学博士。曾在联合国人居署参与贫民窟升级项目,曾主办《两个人的基贝拉》展览。在肯尼亚贫民窟担任MCEDO北京学校扩建工程项目经理。


微信图片_20180118171722.jpg

奈杰.切雷

肯尼亚规划师,内罗毕市政府规划、发展和环境顾问。曾任肯尼亚地产协会CEO,参与世界银行在非洲的多个规划项目。


微信图片_20180118171749.png

娜奥米·霍格沃斯特

荷兰建筑师,Placemakers组织创始人,非洲可持续城市发展荷兰联盟的肯尼亚负责人,曾参与多个肯尼亚贫民窟研究项目,并与肯尼亚市政府合作参与城市美化和其他社区项目。



| “贫民窟房地产”展览现场


20世纪下半叶,关于“贫民窟”的关注和讨论逐渐东移和南移,而在西方城市中治理贫民窟的经验,在第三世界国家的城市中似乎不再奏效。在非洲肯尼亚内罗毕,贫民窟中设施和资源十分匮乏,至今仍未得到显著改善。


参展人们通过调查112户内罗毕基贝拉贫民窟的居民,将居民们的住房经济模拟为一组包含租金、房屋状况和房价的中介广告,映射出我们所不熟悉的贫民窟生活常态及其常规化的“非正式建筑”的地产经济,在对城市房屋租赁市场的既有认知提出挑战的同时,探索贫民窟“非正规性”的启发 。


非常 . 日常

| 贫民窟现状


“非正规性”造就内罗毕基贝拉贫民窟,它被认为是一种“自发”的逻辑,表现出空间上和形态上的随机。与相距5公里的内罗毕市中心所不同,这个在2平方公里的长条区域内容纳超过60万人口居民的高密度聚落,由一望无际的铁皮屋、狭窄的泥泞路、歪七扭八的电线和弃置垃圾的臭水沟组成。


住惯了高楼大厦的我们也许很难理解并适应这样的居住环境,但对数以万计的人的长久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来说,这里蕴藏着无数工作机遇与未来的可能。与其抱怨环境的不愉快,不如尽可能地利用身边的任何资源以保证自己的正常生活。


在参展人黄正骊看来,基贝拉贫民窟和深圳城中村的发展存在类似的问题。她反对“贫民窟”是城市毒瘤的说法,认为“贫民窟”虽然具有复杂的社会性,但是它仍在实践中摸索出了一套自己的规则,在发展与壮大中不断形成自己的生态。


土地 . 生产

当人们谈论“非正规聚落”或“贫民窟”时,往往把关注焦点放在居住环境、起居空间的质量、修建住房的材料,把他们看作衡量社区和生活的标准,而忘记了公共空间在低收入社区的发展中所扮演的关键作用。


| 贫民窟里的公共活动


“贫民窟”内存在着与正规房地产市场十分类似的房地产活动。由于政治经济条件的不同, "贫民窟"的房产市场体现出特有的外观。


参展人们在内罗毕的两个经济收入相对极端的区域内进行房租取样,最终结果显示,贫民窟土地的单位面积租金超过了富人区。 除此之外,住房的含义与功能有一部分是难以量化评估的:住房的使用价值不等于物料价值,住房的形式与其作用没有必然的正相关系。穷人的住宅不一定社会价值不高;一个非常简单粗糙的住所仍可能带来生活的希望和个人价值的实现。贫民窟的总体社会价值远超过一个房租总和相同的富人社区。


注:人民币:肯尼亚先令=1:15.9

微信图片_20180118140735.jpg


| 内罗毕富人区地产经济


居民们选择留在贫民窟,不单是贫民窟提供了相对便宜的选择,更重要的是这里提供了工作的机会。此外,在调研中,参展人们也发现,贫民窟的服务设施比城市其他地方更加集中、普遍。这些商业、服务设施,既是创造收入的地方,也是社区文化发展的场所,也正是它们撑起了贫民窟住房的价值。


全球 . 地方志



▲ 点击观看展览视频

贫民窟房地产:内罗毕的公共空间


参展人们将贫民窟放在历史和全球的角度来观察,结合所参与过的不同的介入贫民窟的空间项目,通过多维的展览方式打破现有的对贫民窟的单一维度的认知,同时也证明了贫民窟是一个全球的对象。


微信图片_20180118140752.jpg

| Placemakers与本地居民合作改善空间环境


比如,关注公共空间质量的组织Placemakers通过与本地居民和其他社团组织合作,挖掘本土的智慧、想法以及物质财产,巩固居民设计、规划和维护自己生活环境的责任感。在完成当地居民的能力培育之后,Placemakers将公共空间的管理权交还给居民。 


Placemakers通过关注弱势群体的公共利益而非单纯的“住房”来改善环境的社区介入方法,并不是因为对“贫民窟”的抱着某种理想主义的情怀,而是因为他们认识到,城市是一系列动态发展的公共行为的聚合。 


图片来源:黄正骊、奈杰.切雷、娜奥米·霍格沃斯特、张超、Ric Francis、Cities Alliance

文献参考:《变革的可能:一种贫民窟建筑学》



| 相关阅读 |


城市共生:差异、杂糅和抵抗 | 2017深双主题阐释

2017 UABB主展场参展人名单正式公布!

2017 UABB展场改造看点正式发布!

2017 UABB 展览作品大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