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返回
“最重要的事正是那些发生在街道上的微不足道的小事情。”
2017.06.13

2017 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

2017 Bi-City Biennale of Urbanism\Architecture

 # 城市共生

# Cities, Grow In Difference

点击此处观看2017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短片

创作手记

文/高锐

在深圳这个快节奏的城市中,城中村作为它的独特元素,同时结合了城的快和村的慢,为众多来深建设者提供了临时落脚地。

2017年第七届深港双城双年展以“城市共生”作为展览主题,探析城市与城中村的共生方程式。展览将遍布南头古城的大街小巷、绿地广场、住宅和厂房之中,鼓励漫游式的发现和惊喜,正如乔治-布雷希特(George Brecht)所声称:“最重要的事件正是那些发生在街道上的微不足道的小事情”。

一开始构思这条片子的时候,曾有过很多天马行空的想法,也不断告诉自己,一定要拍出一个很炫酷的作品,让人们更深入地了解深圳城中村,了解南头古城。而当我真正踏上南头古城的街道时,充斥着叫卖声的热闹早市、孩子们追逐打闹的昏暗小巷、阿姨挑着扁担穿过的熙攘人群......这些看似平凡却无比真实的景象深深吸引了我。我推翻了之前的全部构想,决定记录古城最平凡的生活影像,还原最真实的古城面貌。

我们请了业内一位非常有名的航拍师,在片子的开头运用航拍手法:一镜从桥上到城门口,古城风貌尽收眼底。此外,为了更好地和村民们打成一片,捕捉有趣的生活细节,团队专门租下一间民房作为驻点,感受最真实的古城生活:早起买包子的年轻上班族、用扁担挑水的阿姨、街头打闹的小孩......

没有剧本,也没有特效:这部短片记录的,是最真实的古城,和那些古城里平凡的生活故事。


 

2017 UABB主展场

南头古城

本届深双主展场选址为南山区南头古城,南头古城承载着丰厚的深圳历史,是深圳市成立特区前宝安县政府所在地。南头古城自晋代以来辖区就包括香港、澳门、东莞、珠海,1840年鸦片战争爆发,香港被从新安县割去。2017年适逢香港回归祖国二十周年,在南头古城举办深港双城双年展尤其具有特别的历史意义。

|  明代新安县县境图(《深圳全纪录》P56)

|  清代的深圳全景图(当时称新安县),也是今日深圳、香港的全景图

通过数十年城市化的过程,古城内既有历史建筑,近现代民居以及典型的高密度城中村肌理。因此,南头古城是历史故城与当代城中村的异质同体与共生。近百年间古城不断消退而村庄不断膨胀,随着深圳城市化的加剧,最终形成城市包围村庄,而村庄又包含古城的城村环环相扣,古城时隐时现的复杂格局——“城中村中城”。南头古城作为深双主展场全光谱式地展示了从清代到当下城村演变的完整空间样本,中外共生,古今共荣。深双组委会对展场的选择,从华侨城创意园的旧工业区到市民广场这样的公共空间,从蛇口的旧工厂再到南头古城这样的充满历史、文化、经济、社会多重意味的公共区域,深双一直坚持展览对城市的策展作用,不仅旨在激活一座厂房一个区域,而是激发更多公众讨论和社会议题。

2017UABB策展人孟岩在对于本届展览场地的选择这样回答:

“为什么选择城中村,因为我们认为城中村作为当代城市中另类的存在,在城市中长期处于未完成状态,它自身持续演进、自我繁殖、自我更新,既可以说是深圳城市化向内深耕最新前沿,同时也是触及城市平衡发展最后底线。深圳的发展既有理性和规整的规划,也有自下而上自发生长,这次双年展同时也借鉴这样一种发展模式,既有自上而下非常严谨的规划和策展,同时也有自下而上自我组织。所以也是两者的共生,与此同时,这样一种策展模式也会对双年展本身的机制实行一定程度的批判。”

|  孟岩在城中村

展览其实不是解决方案,不是一个大团圆或一个大制作,展览其实是一个起点,是一个转折,甚至是一次探险。

2017在南头古城这个深港澳之根,我们将继续探讨深港合作,站在历史源头,通过建筑与艺术想象未来。

 


  更多信息请关注UABB微信公众号:UABB-SZ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