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返回
还是人民群众会玩!
2017.10.11

编者按:摆摊神器、人体广告、风格排版……这些藏在我们日常当中的“野生设计”被设计师黄河山一一发掘出来,归类为一种独特的“城中村美学”。作为本届深双参展人之一,黄河山关注麻烦与生机共存的城中村,通过记录村民的“野生设计”,寻找真实有趣的城市另类文献。

野生设计

黄河山

 

大家好,我是黄河山。今天我要讲一下我今年在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的一本书,叫作《野生设计》。这个野生设计的原型,其实是上一年我在清华美院做毕业设计的时候做的一个小小的研究。

我们经常能看到这样的场景,并且通常对这种东西都是有一种反感。

其实我也一样,直到我在网上看到了一张图。

图片 / @宁夏都市阳光 

我们看到这是一只小狗,它身上好像有一点东西。我们放大来看,原来上面贴了一张小广告。我当时看到这个就特别惊讶,居然还有这种操作。

我觉得这个东西特别好玩,就想认真地研究一下他们如何在低成本低技术的情况下做设计的。所以当时就直接把野生设计作为我毕业设计的主题。当时的拍摄计划想着是在北京、广州、上海这三个大城市的城中村,或者是城乡接合部,把它们都走一遍,看看这些地方有什么有趣的野生设计。

我怎么知道哪些地方有这些野生设计的存在呢?我就通过卫星地图看一个城市的肌理。比如说这些蓝色的方格子就是一些工厂区。通常在这种工厂区的旁边都会有一些形式特别杂乱,很密集,边缘线特别碎的区域,就是我们所说的城乡接合部。

野生设计就会出现在这种地方。选好了地方之后,我就开始拍摄。刚开始的时候,我发现什么东西都好像有趣,因为看得少嘛,就什么都拍。那个时候的心态还是比较猎奇,拍了很多东西其实都没怎么用。

通过大量的拍摄,我就发现这里面似乎都有一些小套路。比如我总结了一条,“万物皆可用”。大家可以看到这张小广告,这么看其实没什么特点。

我们把它转过来就发现上面写了“周记”两个字。这是一个小朋友的周记。上面还写了一句话:数学对于我来说就是小儿科,所以我都懒得理那些幼稚的题。这个小朋友特别厉害。

除了刚刚那种,还有比如说他出租冰箱,就在冰箱上面写广告。他提供看风水、选坟地、殡葬用品一条龙服务,他就要在墓碑上面把他的广告刻出来。

其实野生设计有很多类型,会用到各种各样的材料。常常会使用废旧物品,通过一些改造增加物品的使用寿命,延长它的生命周期。

比如说这些车胎什么的,它的形态都非常不一样。只要它的表面能够写字,它就能够变成一个可以传达信息的媒介。

你在路上看到一张一百块的人民币,你特别兴奋,跑过去把它捡起来一看,原来是一张野生设计的小广告。这个时候你就中了野生设计的套了,它很巧妙。

这是我在清华附近拍的一张照片。这把伞有一个学名,叫作摆摊神器。小商贩特别喜欢用这种东西,因为客人来选发夹的时候他可以转这个伞,你选哪一个他就把它转到你面前。

还有就是当遇到检查或者是一些其他特殊情况的时候,他需要跑。他把这个伞一收,马上就可以跑了。其实是一个很方便的设计。 

除了刚刚讲的那些之外,它还特别注重工作的效率和方法。这一张小广告,它两边有一排孔,其实这种是单据纸。这种单据纸有一个特点,就是它有好几联。几联的意思就是它有很多张纸,四五张叠在一起。 

你打一次,它下面这四五张纸全部都会有内容。野生设计就看中了它这一点,用它来做了一个生产工具,最后得到的小广告的数量是它打印次数的四到五倍,所以这是一个特别高效的设计。

我们再看这一个,它用一个矿泉水瓶跟一个小广告连在一起。这种装置就是我们经常去许愿会用到的抛上去挂在树上的那种。上面还有一个小钩,他就拿这个东西往电线上面一抛,成功率其实是挺高的。 

除了刚刚那些用物体来卖广告的之外,还会用到人体。我去广州考察的时候,经常会经过很深邃的长达两三公里的小巷,这种小巷非常阴暗。大家看到上面有一个一线天,两三公里都是这种样子。这种街道的两边经常会伸出一些穿着渔网袜的腿,在那里招摇。

我昨天讲到这个的时候,一席的团队觉得这么讲不明白,然后半夜两点钟逼着我用鼠标画了一张示意图,就是这种足疗店。

用身体来做广告也是一个很巧妙的办法。对于生活在城乡接合部的民众来说,报纸电视等媒体太遥不可及,网络渠道又太复杂难懂,唯有身边的生活环境是最触手可及的。如果这些信息传播需求在合法渠道得不到满足而又没有及时有效的疏解,就会演变成野生设计的形式在生活空间中野蛮地爆发。 

刚刚讲了这么多,其实都是形式,各种各样有趣的形式。我们现在来看它的内容。它的内容一般都是一些比较日常的东西,比如说面包车搬家、招工,还有租房。这些其实都是比较常见的,但也有一些比较有趣的。 

比如说“马瑞傲来拿来你的身份证,在我家”,“没有最好的电脑,只有最适合您的电脑”,“乱堆乱放,让人沮丧”,“外出深造,暂停营业”。种类特别多。

还有这种回家结婚的,满屏幕都是狗粮。

还有这种禁止小便的。他用了一个逆向思维,让你尿。但你尿的过程心里会一直挣扎:我是不是畜牲

如果你站在别人家门口倒过垃圾的话,你就会对一个句式有非常深刻的印象:什么什么全家,全家什么什么。这也是一个特别强有力的词语,从用词的准确性能看出来他们的文本是很厉害的。

我们通常觉得这种野生设计在城中村都是一些不专业的东西。他们其实很想让自己显得很专业,那怎么办呢?

“专业”两个字,很直接。还有一种是用实力说话的,这个是承接壁画的一个小广告,他直接在墙上画了一条龙。

我们的城管部门也通过实际行动表达了他们对这个作品的认可和支持——把旁边的小广告都涂掉了,就留它。所以看来学艺术还是有点用的。

野生设计其实很多的信息都是以文字作为它的主要的表达形式。我在考察的过程中会看到无数的野生文字,那怎么去决定我要拍哪一些,不拍哪一些呢?所以我在心里面要给它们进行一个评星,要评一个级。

先来看一下两星级是一个什么水平,很普通,就是把字都写好。这个字写得没什么特点,但是你能看清楚,这是最基本的要求。

三星级呢,就是比刚刚那些稍微有点特点的,把红的反在底上,白的反上来,做一个反色。还有这种,它可能有一点点做旧的效果。还有这种用汉字写的电话号码,比刚刚那个稍微有那么一点优势。

再看一下四星级,四星级就要专业一点,能看出来是有功力的人写的。它上面还有一个网格系统,我称它为“大爷网格系统”。这个字写得很工整,很有特点。

还有这种墙体上面特别大的字,没有功力是一次写不了这么好的,写完之后还有一个整体的风格在里面。

还有这种也是,是需要很多训练才能写出这样的效果的。

下面我来介绍一下五星级的字体设计

千言万语都在这个字里面了,各种感情酝酿一瞬间在这个字面上面爆发出来。 

还有其他一些野生字体作品。

除了通过书写得出来的字体外,还有因为物理特性限制生成的字体。比如这个“厕所”它的字体形态就是由灯管的电路走向决定的

刚刚那些字讲的都是它们的形式,字体背后会不会有什么小故事呢?或者是我觉得它有故事呢?其实还有。 

这是两张收废品的牌子。你看他们写的字很像,其实就是一样的文字内容,但是他们用了不同的板材,有红色的、有黑色的。这其实是在我上下班经过的一个地方,就是一个收废品的废品站。我当时觉得很奇怪,隔三岔五他就要换一张牌。

牌子内容都是一样的,他为什么老换来换去呢?这儿我只是拍了两张照片,实际上有三张还是四张。我觉得很奇怪,他为什么经常换颜色?我就想这有可能是一个毒品窝点。当他有货的时候就拿这个红色的摆出来告诉别人:今天有货,快来买吧。 

当他没货的时候,或者说警察来了,检得特别严,他就把这个黑色的放出来:你们不要来,太危险了。我觉得可能是这样的一种功能。当然这是我瞎猜的,我也不敢去问他。 

创作这些野生字体的人都是没有接受过专业字体设计训练的“业余选手”,他们在日常生活中进行着大量的字体应用试验。他们操作的不是Adobe,也没有精密的印刷设备,只有最简单廉价的材料和千奇百怪的书写方式,创造出了大量的可能性。考察野生设计的过程就像发现新物种。 

最后我把北京跟广州走完了,但是有点遗憾,上海还没去,以后有机会吧。当时这个过程也是比较坎坷,比如说被狗追。走路的时候一定要把相机藏起来,不能被人看到。经过足疗店的时候,你要学会拒绝你去拍人家的时候,人家也会拒绝你。在北京的时候,你还可能会遇到一些风沙、沙尘暴。

但是整个过程还是挺High、挺好玩的。刚刚讲的那些其实都是以广告类型,以传递信息的野生设计为主。也有一些其他类型的野生设计,比如说这张凳子,它就是摆一个汽车靠垫,后面靠枕的东西可以取出来。它就简单粗暴地跟一张木凳子结合到一起,可能坐起来会比较舒服。这就是一个野生的家具设计。

这是那种租房的中介,他整天坐在街上很晒又很累,他就给自己做了个很大的沙发,上面加了两把伞做了一个小凉亭,还是很用心的。

还有这个,用四块门板拼成的一个厕所。这其实是一个极简主义建筑,非常地简单。

所以野生设计表面好像很猎奇,很多东西好像很新鲜,其实这些粗糙、廉价、流氓、诡异的形式特征都是它的外表,都不是它的重点。它的重点其实是我们人民群众在漫长的生活的实践里面,总结出来的各种各样的很实用很务实的生存智慧。他们以一些最基本却又被我们忽视的设计逻辑,巧妙地利用有限的材料和空间来服务于日常生活。

正因为我做了这个研究,今年的深港双年展就邀请我去那里做了一个小小的项目,欢迎大家12月15号去深圳看。这次展览的场地选得特别有意思,选在了深圳的城中村里面。

城中村是一个真实的正在生活的场景,它不是那些美术馆或者是博物馆,它是一个很杂乱的状态。你要在这种地方做一个展览,其实不只需要勇气,还得需要一定的智慧,得思考跟当地的居民怎么去沟通。 

今年这个主题叫作城市共生。城市共生强调的是在城中村里面的多元有机的生活形态,怎么样才能跟现代化的城市有一个结合,而不是像我们过去那样认为城中村就是脏、乱、差,一定要把它铲除。不是的。

我们怎么跟它共生呢?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有趣的展览,而且它还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展览,所以欢迎大家去看。在它的展览介绍上面引用了布雷希特的一句话:最重要的事情正是那些发生在街道上微不足道的小事情。

我觉得这个说得特别好。我也有一句话:还是人民群众会玩。

谢谢大家。

  

本文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一席” (id: yixiclub )

 

城中村家具交换计划 

作为本届深双的参展人,黄河山与姜凡关注城中村内居民自制的“野生设计”,这些设计既是平民生活的智慧体现,也是城市化进程的必然产物,它们是见证城市变迁和底层生活有趣而真实的“文献”

同时,他们也会在双年展内实施“城中村家具交换计划”,将村民“野生设计”的凳子与带双年展标志的定制凳子进行“交换”。野生凳子将置放于展场内,让参观者直接体验城中村的生态产物;双年展凳子则会成为村民的家具,这也是双年展对城中村生活的微介入方式之一。

12月15日,欢迎来南头古城找找这些野生的凳子。

△黄河山与姜凡收集的“野生凳子” 

△展览概念图

黄河山

《野生设计》作者

《一席》讲者

毕业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长期关注中国互联网大众文化的演变以及当代艺术在社会发展中扮演的角色,通过艺术实践介入社会系统的更新,激发隐藏能量推动社会进步。

姜凡

毕业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致力寻找视觉传达设计在面对即将出现的社会元素、科技元素时所能够展现的不同于传统的新形态,谨为证明设计作为诸多推动历史进程的步骤中最后的一步所拥有的力量。设计力是最终生产力。

| 相关阅读 |

 

深双进村,城市共生——2017 UABB第一次新闻发布会召开

城市共生:差异、杂糅和抵抗 | 2017深双主题阐释

万花筒 | 南头起“艺”,城中村才是我们的游乐场

万花筒 | 黑白镜头下的南头温度

 

 

相关新闻